【理性與感性】羽兮垓下

文:Elina / NACT

  紀元前202年,楚漢之爭。垓下。

  天色陰沉昏暗,灰濛濛的雲朵鬱結在穹上,揮之不去。整個天地,沉悶得快要讓人透不過氣來。那是個冬日,還飄著細細碎碎的雪花。

  白馬嘯西風,雪落青衫寒。我從帳中踱步而出,點點凌白落在烏髮上,染白了綠鬢。帳外駐守的將士見了,忙恭敬道:「虞姬娘娘,您快些回帳中去吧……」我打量著他,呵,不過是個少年。本該心無所繫傲雲天,卻是因為這連年的征戰而入了軍營。

  天色漸漸暗下來,入夜。天氣越發冷得緊了,我不由裹緊了身上的長袍。看著那少年人近乎哀求的神色,我嘆了口氣,折回大帳之中。那時你卸下那頂伴你馳騁沙場多年的熟銅盔,在大帳之中望著跳動的火焰怔怔出神,眉間懮色重重。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楚軍被漢軍圍困於垓下,陷於一籌莫展的境地。不出幾日,定將兵盡糧絕。你面上雖是不語,可我跟隨你多年,卻也猜得出幾分。君不言,奴已知。

  夜風大吹,呼嘯而來的不是朔風的凜冽,而是楚歌。那歌聲哀涼婉轉,從四面八方奔湧而來,你不禁皺眉頭。那楚歌好似招魂的引子,思鄉的魔障,幽靈一般,徘徊在耳際,任憑你怎般驅趕,也不走一厘。我想要衝出大帳去止住那歌聲,可你,卻將我攔下了。

  「辟啪」掌中火把發出一陣脆響,使我一驚。你在營中對燈獨酌,連飲幾杯後,深深望向我一眼,悲歌道:「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那歌聲蒼涼悲壯,情思譴錈悱惻,幾生幾世,我都不會忘記。可你悲涼的歌聲,在那四面襲來的楚歌中,卻是那般的微弱,猶如孤軍奮戰。不知是誰,在帳外歌著,那魔魘一般的楚歌:

  九月深秋兮四野飛霜,天高水涸兮寒雁悲慘。最苦戍邊兮日月彷徨,披堅執銳兮孤立沙岡。離家十年兮父母生別,妻子何堪兮獨守空房?白髮倚門兮望穿秋水,稚子憶念兮淚斷肝腸,家有餘田兮誰裹蒿糧。魂魂悠悠兮枉知所倚,壯志寥寥兮付之荒唐漢王有德兮降軍不殺,指日擒羽兮玉石俱傷。我歌豈誕兮天將告汝,汝其知命兮勿謂渺茫。

  好一個「漢王有德兮將軍不殺,指日擒羽兮玉石俱傷」!恍惚間,你的面上,掠過一絲哀傷。楚漢之爭數年,紅了櫻桃,綠了芭蕉,如今這四面楚歌的境地,究意誰功誰過?和著那未消的悲歌,我愴然拔劍起舞,歌道:「漢兵已略地,四方楚歌聲。大王意氣盡,賤妾何聊生!」

  血濺石榴裙,低落在你酌酒的金盞中。我無悔,只盼以此來斷你後顧私情,激你奮戰鬥志,希冀勝利突圍。可你最終還是自刎於烏江邊,敗了這場楚漢之爭。後人無不為你惋惜讚揚,多少文人墨客賦詩以表。大王,我惜你英才謀略,嘆你兒女情長,可我不住想問,若流年倒轉,你還會在那金戈鐵馬之中、在那進退維谷的境地下,悲然拔劍,以死來報江東父老嗎?

  劍折殺盡血洗風,七載成敗轉頭空。蕩恨笑飲蒼天淚,斷韌傲刻夕陽紅。

  虞兮虞兮若奈何,羽兮羽兮奈何兮?!




除商業用途,歡迎轉載。
轉載時請勿更改、刪減、或增加任何文字;並請註明出處。
以上文字或圖片若有侵害到任何人的權益,請來信至dcc@act-ioi.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