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聞與人情】蟻族生活

文:Penny Wang / CACT 工程部

什麼地方是我們天堂,
什麼地方是我們夢想,
什麼地方是我們的希望,
什麼地方讓我們飛翔;
什麼地方有我們家鄉,
什麼地方有我們夢想,
什麼地方有我們希望,
什麼地方讓我們瘋狂。

我們雖然沒有什麼,
可是我們依然有堅強,
我們雖然沒有什麼,
可是我們依然還在幻想,
我們雖然沒有什麼,
可是我們依然有力量,
我們雖然沒有什麼,
可是我們依然不怕冷落……冷落,
在風高星稀的野曠,
偷偷擦拭著惆悵。

奔波勞頓癡癡地幻想,
就為尋找一隅溫暖的土壤。
寒冷讓心門關不上,
只有擁在一起把春天嚮往。
天南地北不是放縱地遊蕩,
無拘無束一刻是在夢囈中歌唱。
憧憬積累了太多的奢望,
沈默最終是對命運的反抗。
憐憫加深了悲愴,
愛讓我想到的是沮喪。
沒有改變漂泊中的信仰,
心一定要隨著陽光一起來蕩漾。
不願想,不願想未來會怎樣,
只想在你肩頭哭一場。
夢依然在夜空徜徉,
花等待著開放。
不願想,不願想未來會怎樣,
只想在你肩頭哭一場。

  ——蟻族之歌


  「蟻族」這是一個新的名詞,不是指一種昆蟲族群,而是指「80後」一群鮮為人知的龐大群體,是對「高校畢業生低收入聚居群體」的高度典型概括,只所以稱之為「蟻族」,是因為他們和螞蟻有許多相似的特點:高智、弱小、群居。這是一個被冷漠和淡忘的群體,是一個很少受人關注和同情的群體!

  他們是當今社會中「最敏感的人群」:充滿理想和抱負,有超強的活力和挑戰生活的意識,他們受過高等的教育有著知識和涵養,有對未來的雄心壯志,他們樂觀、開朗,大都是從低層做起,慢慢的在積累和沉潛中期望美好的未來。當然他們也有不滿、抱怨、迷茫和彷徨,這些將會在社會的實踐中慢慢的消磨。

  當我無意中看到這個名詞時,我把自己歸入了這個行列,大學畢業剛到上海的那段生活依然在腦海中記憶猶新,那一段讓我感到高興和難忘的日子。上海是個繁華讓人嚮往的都市,然而對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來說又是一個奢侈的城市,不要說如何奢侈的生活,僅是衣食住行都自我難保,就是那「巨額」的房租讓多少想到上海發展的夢想給予破滅,然而80後又是敢於挑戰的一代,這些都沒有能破滅他們到上海的願望,於是大家都在自發找合租的夥伴,以此來降低自己在生活上可以承擔的範圍。

  還記得自己曾經居住過的兩室一廳,那裡曾經容納高達十幾人的一個普通房間,房間裡沒有進行過裝修,可租金卻可高達1600元,這對於剛出校門沒有任何積蓄的我們來說是無法承擔的,於是我們選擇了群居,說它是一個穩定的居所不如說它更像是一個臨時的客棧,先簡單說一下房間的佈置,女生住了房子較大的臥室,有個大的陽臺,裡面有一張桌子供大家排放日用品,然後自發搭了個架子可以存放零食,上下床鋪3張,那時住了5個女生,另一張床留著有時同學來找工作臨時居住。客廳裡有臺破電視,是某位同學從別處借來,這可是一個很大的娛樂產品,曾經給我們帶來很多的快樂,有一張大床是房東提供,上面不知居住了多少人,也是我們看電視的「座椅」,還有臺電腦,是某位男生自帶,可它好像成了公用的產品,無聊的時候大家都會上去打打遊戲,還有一張方桌,那可是我們吃飯的餐桌,大家曾經多少次站在四周吃的津津有味其樂無窮。另一間房是男生臥室,他們全是打地鋪,那樣可以節省更多的空間,有兩臺電腦,用來學習和娛樂,就這樣大家擠在同一所房子裡規劃自己未來的宏偉藍圖。

  現在讓我來介紹一下我的室友,我的上鋪是一個湖南女孩,她是一個特別矯情而又十分現實的人,說話總是帶著幾分嬌氣,在以後的生活相處中又是讓我們感到幾分羨慕的人,她對自己的生活有著很遠的規劃,也特別的享受浪漫,曾經去過拉薩、西藏等我們曾經嚮往而沒有付出行動的地方,曾經分享給我們很多美好的故事。另一張床上下住著兩個河南老鄉,一個是做餐飲服務人長的特別秀氣,另一個是做業務,兩人給我們帶來最多的就在和人交往時如何為人處事,每天下班回來就可以聽到她們講今天碰到什麼樣的新鮮事,客戶是如何的刁難她們等等。還有一個是後來加入,從事網頁設計,這就是我室友的大致情況。

  再看那些男生們,他們大多從事設計工作,有模具設計、產品設計以及機械設計,由於有著相似的工作也就有了相似的話題,每個人工作遇到了什麼問題大家都可以分享一下,這可是在進行經驗交流哦,大家都會毫無保留的講自己的新發現,這可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還有一個是做會計的很高很廋的男生,也是後來加入,是我們羨慕的英語8級水平,記得和他一起去找工作時與老外熟練的對話曾經讓我發誓要好好的學習英語。

  我們來自不同的城市卻為了共同的夢想來到同片藍天下,每天早起晚歸吃著一天兩頓飯,拿著一千多元的工資過著群居的生活,可我們並不覺得生活虧待了我們什麼,我們每天都在努力著生活,樂觀熱情充滿激情。工資除了交房租和水電還有所剩餘,偶爾大家還可以一起開個party,愛好唱歌的可以盡情的高歌,我們可能沒有高級音樂伴奏,可我們有純粹吉他伴奏,時不時隔壁房間裡的一個男孩都在用吉他彈奏出或歡快高揚或憂傷低沉的曲子,給我們的生活添加了不少色彩。

  每個禮拜日都是最熱鬧的時候,因為平時工作忙碌很早起來擠公交沒有很好的睡眠,星期了可以好好的睡個懶覺,這好像是自發的,因為在11點鐘之前房間裡都很安靜,過了之後就洗刷、看電視、玩電腦、彈吉他、有些人竟然在英語朗誦,好不熱鬧啊。下午就是愛打籃球的一夥去打球,女生們聚在一起去逛街,報考證件的就留在家裡看書,這是個自由發揮的時間,每人都有自己的事情。晚上就是一個熱鬧「茶話會」,白天買來的零食可是大派用場,大家都會好不客氣的分享著別人的美食,還吃的理所當然。

  這就是我們,不愛計較充滿包容的一代,我們雖然來自不同的地方有著不同的生活習慣,但同住一室卻可以相互的包容,有了困難卻可以互相的幫助,生活的也其樂融融。因為我們知道,我們都有著共同的理想和目標奮鬥在這個繁華的都市,我們每個人都不認為自己是失敗者,只是我們尚未成功。

  我們永遠不要忘記在上帝揭露人的未來以前,人類的智慧是包含在這四個字裡面「等待」和「希望」。在等待中積蓄能量充實自己;在希望來臨時,我們才不會不知所措。

每人生活的都很艱難,但每人又都不會輕易放棄自己對未來美好生活的規劃。

  「80後」究竟是讓人驕傲的「鳥巢一代」,還是讓人擔憂的「迷茫一代」,我們不需要讓別人去評估,我們會用事實去證明,「80後」遲早會成為國家的支持,社會上的很多問題等待著他們去解決,我們會用實際行動記入史冊。



除商業用途,歡迎轉載。
轉載時請勿更改、刪減、或增加任何文字;並請註明出處。
以上文字或圖片若有侵害到任何人的權益,請來信至dcc@act-ioi.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