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與感性】中秋節

文:Ring Luo / CACT 羅玲超


  昨夜她又夢見回到了他的家鄉。夢境依舊,物是人非。這次回去她已嫁作他人婦,他也已娶得佳人歸,遺憾的是她還是沒有見到他的妻。他說她帶著孩子回娘家過中秋了。自從知道他結婚後,她就一直想看看他的妻,想知道她哪點比自己好,是比自己年輕?還是比自己漂亮?想看看他的妻是如何的金枝玉葉以致讓他寧願自己累死累活也要讓她在家養尊處優地供著。這麼多年過去了,他一直沒讓她見著他的妻,哪怕是一張相片,就算這次在夢中,他還是安排她回娘家了。她不知道為什麼,是怕她見了難受?還是……?

  10月3日,中秋佳節,她一家人留守省城。不是不想走,是不能走。每個節日,他總是提前送上祝福,他們都不願在彼此一家團聚的時候打擾對方,不願給對方添不必要的麻煩。這不是承諾,是彼此心靈相通的默契。

  中秋之夜,月圓之時,省城的夜晚萬家燈火。這時候,家家戶戶開始張羅起來了,桌上擺上了豐盛的月餅和美食,開始賞月。有的掛上了燈籠,有的大人、小孩圍成一片,歡聲笑語破碎在月夜中。孩子出去和同伴玩燈籠了,家裡的那位雷打不動地在追看電視劇。她獨倚窗臺,遙望星空,此刻,她沒有賞月的雅致,一種淡淡的相思蔓延心扉,傷懷的思緒,如書頁的紙張一頁頁翻開。此時,她只想用一支筆,用抒情的語言,把零碎的記憶,像珠子一樣穿起來,以相思為引線。扯不斷的情愫,滿滿地傾注於筆端,慢慢在筆尖沉澱,變成凋零的玫瑰。就算是故事一開始,結局就已經安排好。一場繁華之後,一切跌入塵埃。想著他,她竟然,淚水漣漣,無語凝噎。

  回想,她與他的故事,似乎只是一部小說的情節,翻閱時,時而催人淚下,時而發人深省。她常常在夢魘中驚醒,淚水打濕枕巾。她終於恍悟,人們總是盼望花好月圓人更圓,但世事總是不盡人意,如一場雨後,滿地凋零的花瓣,淒涼,失意。其實她也明白,有些人,有些事,註定是有緣無份,註定是生命中的匆匆過客。於是她總是自我安慰「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並祝福彼此「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十六年前的中秋,他第一次帶她回家。記得那年的中秋是9月30日,學校放3天國慶假。他早就跟家裡說好要回去過節,當他把回家過中秋的打算告訴她時,儘管班上還有好多同學沒打算回去,她還是覺得這個假期如果見不到他,不能和他在一起,她會覺得很難過,很寂寞。她好希望他能主動提出帶她一起回去,可是他沒有開口。她喜歡上他後,一直想到他的家鄉看看,看看他的母親,見見他的家人。她覺得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第二年就要畢業了,從此天各一方,錯過了這次,以後恐怕就更沒機會了。所以她顧不上女孩子的矜持,大著膽子央求他帶她一起回去看看他的家鄉。她也知道他很為難,帶她回去的話,以什麼身份回去呢?畢竟他們還是學生,家裡人會怎麼看,親戚朋友又會怎麼說,九十年代初期思想還沒現在開放。可他又拗不過她,在來不及徵求家裡意見的情況下,他決定帶她一起回家。她激動得一晚睡不著,有一種新媳婦初見婆婆的緊張。

  30日下午,很多要回家的同學都請假開始走了。她跟宿舍的女友撒謊說是去親戚家過節,她好想和女友分享她隨他回家的喜悅,可是她不能,因為當時在學校戀情是不能公開的。他們約好吃過午飯就在校門口等,他的老鄉師弟已先去車站買好票等他們。等他們趕過去,車就要開了,真險。一路上,她毫無睏意,欣賞著一路的風景,也在心裡默默記下了沿途的線路。傍晚時分,回到他家鄉的縣城,他大哥,二哥,姐都在城裡。他媽媽和小哥在一個小鎮上。沒來得及吃晚飯,他又帶著她坐上回小鎮的車趕回去老家陪母親。她不知道他是怎麼跟他媽媽說起她的,她只感受到他媽媽對她這個不速之客熱情款待。早聽他說起過,他媽媽是一個小學教師,知書達理,思想開明。跟他媽媽相處一晚後她就喜歡上了這個慈祥可親的長輩。那一晚,他們一起賞月,一起聊天。他媽媽得知她有關節痛,第二天就帶她去看當地有名的一個中醫,還用當地的土方法煮了雞蛋給他們倆燙腰,說是能驅風祛濕,清除體內的毒素。當他們要回校時,他媽媽還給他們倆帶上一種草,說是放在枕邊能避邪祈福。那一刻,她好感動,她心裡想,如果有福份當上她的兒媳婦,她會把她當作是自己的親媽,她們一定會是一對親如母女的婆媳。但天不遂人願,她終究沒能做成她的兒媳婦,但還是會時時牽掛著她,多年後,她好想再去看看她,和她嘮嘮家常,但一直沒有機會。那次回去,他還帶她去看了他的母校,去了他同學家,晚上還去河邊參加了同學組織的燒烤。那一刻,她覺得好幸福。

  時間讓人品味等待的意義,空間讓人倍感牽掛的美麗。一眨眼,已經過去十六年了,每年的中秋之夜,她都會想起那個美好夜晚。她對他的惦記,疏淡,卻很甘甜。

[ 回上層目錄 ]

除商業用途,歡迎轉載。
轉載時請勿更改、刪減、或增加任何文字;並請註明出處。
以上文字或圖片若有侵害到任何人的權益,請來信至dcc@act-ioi.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