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與感性】因為時間空間所留下的美麗在冒煙

文:Kaiser Zheng / CACT 業務


其實我來也空空 去也空空 
沒有太陽的天 總能看到藍藍的雲 
那天 你離開我 並且告訴我 
明年的 四月一日 我們再會 我什麼都不記得 我一向都數字不那麼敏感 
小時候 我曾經在廚房的地板上睡著 醒來 我已經躺在爸爸的背上 
在醫院的時候 我回答 爸說 
我實在太累了 那數學老師 真的太孬了 

黯然的想著你 想美麗的風景 想過往的遊人 
有人說 如果你有太多的故事 那麼你就去旅行吧 
把你的故事 講給不同的人知道 
若干年 他會在最初相約的地點出現 
我就是要這樣 執坳 天真而不害怕消失的愛著你 

每年 掃墓 
奶奶都會站在大門口 呼喊 
回來咯 都回來咯 一起吃飯咯 一起喝酒咯 看看你 看看他……
奶奶是個沒讀過書的農村婦女 她只認得各種人民幣的面值 而將中國人民銀行認為是毛 主席家的生意 
她不迷信 

我來到這裡 離我生我養我的那片土地 幾十萬裡的地方 
你就像費城海洋上的燈塔 青藏高原上的布達拉宮 
而我是那個亡命的水手 虔誠的信徒 

不可否認 奶奶對我的影響很大 
是她讓我從小深明大理 不讀書 也能認得錢 
我很愛錢 我喜歡聽數錢的聲音 我喜歡撫摸錢的感覺 
我總是覺得錢是十分可靠的 他能幫我安慰 我深情而愛慕虛榮的胃 

我來是要幹什麼? 
面對 如此陌生的世界 如此沈默的青春 如此狂熱的慾望 如此荒蕪的人群 

是的 
我只是燃燒而已 
聽說那裡 四季如春 是人間的天堂

[ 回上層目錄 ]

除商業用途,歡迎轉載。
轉載時請勿更改、刪減、或增加任何文字;並請註明出處。
以上文字或圖片若有侵害到任何人的權益,請來信至dcc@act-ioi.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