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與感性】給天堂爺爺的一封信

文:Ring Luo / CACT 財務部


親愛的爺爺:

  你好嗎?時間過得好快啊,你到那邊也有半個多月了,感覺還適應嗎?我們寄給你的東西你收到了嗎?你喜歡的麻將這幾天缺貨,沒辦法買到,他們說過年的時候會去進貨的,你放心,我們一定會給你辦好的。你要記得過奈何橋的時候要多給點錢那些差使,他們才不會為難你,那碗孟婆湯你沒喝吧?因為我還想你記得我們這群孝順的子孫們,如果還有下輩子,我們還是願意做您的子孫的,所以你可千萬別喝。

  你知道嗎?你走的這幾天我每天都很想你,每天做夢都夢到你沒離開我們,但是那都是我在欺騙自己,我親眼看到你那瘦弱的身軀被推進殯儀館,親眼看到你的骨灰躺在孤零零的山上,我多希望這是一場夢。有時候會忘記你離去的噩耗,但是每當看到老人或是想起回去再也見不到你了,就會淚流滿面,我們真的很捨不得你。

  每次回去看到你那瘦弱的身軀都很心痛,但是我們卻幫不了你什麼,生病前的你身體健壯,臉色紅潤,見過你的人都說好,長的很精神,很有領導的樣子,可是去年那個結石手術卻把你打垮了,把你變得瘦弱不堪,也讓你不能坐著安心的打麻將,你是個自尊心很強的人,這個我知道,你不願意在別人面前表現出脆弱的一面,這個我也知道,但是我更清楚你內心裏的痛,你覺得年紀大了,生病是給兒女們造成負擔,但是我們願意,哪怕是你躺在床上什麼都不做,我們也願意服侍你,只要能看到你的人,我們內心都會好受點,可是你卻狠心的捨我們而去,這是我們都預料不到的。2009年11月27日後我再也沒有爺爺了,回到家門口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扯著嗓子大喊「爺爺,我回來了。」

  我真的沒想到國慶那一次是最後一次見你,本來你走的前一個星期想回去的,但是他們說你的情況好轉了,可以出去曬曬太陽。都怪我月底太忙沒能回去,我真的好後悔當時沒有回去,聽媽媽說大家都回去了,因為你有預感,知道時間不多了,想見大家最後一面,就算身體多難受都要跟大家一起同桌吃飯,還給每個人分派紅包,惹得大家眼淚直流。弟弟說看到你難受的樣子心裏很難受,我又何嘗不是呢?每次回去見到你那麼瘦,連跟你說話的勇氣都沒有,每次都忍住讓眼淚在眼眶內打轉不讓它留下來。

  上次公司的期刊上我寫了篇奶奶的文章,有個同事說那下次就寫篇關於你爺爺的文章吧,把你家的人都寫進去,發表出來,我也在醞釀著靈感,腦袋裏閃過種種畫面,都是從小到大你那慈祥的面孔。沒想到卻是陰陽相隔了。你走的第二天早上,在廚房見到奶奶,她也很難受,她一直呢喃著「原來我什麼都不會、什麼都不會啊。」奶奶真的很幸運,有你疼著她,連最基本的做飯炒菜都不會,她算是你們那年代最幸福的妻子,每天做好早飯才讓她起床吃飯,就連你去廣州做手術的時候惦記著她會吃不飽,讓媽媽要記得一天三餐做好飯給她。你走了最難受的莫過於她了,一起生活了半個多世紀,說走就走了,留她一個人在這世上孤零零的。有時候看到她傷心難過想安慰下她,但我又很怕跟奶奶單獨待在一起,因為她滿腦子都是對你的回憶,害我也忍不住一起哭,可是我又很想聽聽你生前的事,姑媽說你走的前一天還要求要吃那些藥,因為醫生姑爺說吃了就不會傳染給別人了,還讓媽媽蒸了排骨,吃了很多粥,連上廁所都是自己去的,不讓別人幫忙,大家都以為你沒事能挺過去,可是你卻走得那麼急,連最後一面也等不了見我們。我多想把你哭醒,說你躺在那裡很冷,讓我們帶你回家,哪怕你罵我吵也沒關係,可是你聽不到,聽不到我們的呼喊,聽不到我們的痛苦,你靜靜的躺在那,一點呼吸都沒有,而我只能跪坐在你的靈前,撫摸著你那冰冷的臉一遍又一遍,看著你那沉睡的臉好捨不得,看到他們封棺要去殯儀館的那一刻,我很怕、很慌,以後都見不到你了,我拚命的去阻止但是卻無濟於事。他們給你選了塊風水寶地,放眼過去可以眾覽全城,也看到我們的家。

  你還記得嗎?去年在醫院的時候爸爸鼓勵你的話嗎?「不要擔心手術的錢,共產黨還欠你幾十萬呢,把身體養好,多活他個幾十年,跟共產黨把這錢要回來。」當時你笑了,但是看到你忍受著痛苦掙扎得滿臉通紅的時候,爸爸還是忍不住躲在樓梯間哭,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哭,醫生說你還能多活五、六年,我們都很怕到時候你離開了我們怎麼辦,沒想到只過了一個年頭卻被一點小感冒帶走了你的生命。記得我小時侯的理想嗎?我要賺大錢,要有出息,帶你跟奶奶去祖國首都玩,看天安門、爬長城,那是你們的夢想,是做為一個黨員的願望。我喜歡打電話回家的時候你跟奶奶說「邱,快來啊,你孫女的電話。」以後電話的另一頭再也沒有你的聲音了。

 還記得小時候我們三個老是喜歡跟著你,動不動就說,「阿公給我幾角錢買水,我們今天上體育。」小弟更過分,一個星期有兩次體育,我們的零花錢都是你給的,每次你想去打麻將我們都會纏著你,因為你怕我們吵,都會給幾毛錢打發我們走。有次你罵了我一句,我就倔強的絕食了一天,最終你還是鬥不過我,讓堂姐給我帶了一塊錢買餛飩。想想那時候真的很任性,但是性格確是像足了你。如果你發現有點感冒,有點肺氣腫就立刻下廣州治療的話,或許現在會很健康吧,我整天都埋怨你不聽話,想方設法的哄你去廣州,但是我卻沒考慮到你的年紀已經那麼大了,經不起折騰,我真的不孝。

  小時候都喜歡跟著你睡,因為你的床鋪了電熱毯,很暖和,而且還經常會有零食給我們吃,你是一個很和藹的爺爺,是一個好人,雖然被人陷害,提早退休,但是找你讓你拿主意的人還是絡繹不絕,受你恩惠的也多不勝數,你的離開是所有人都沒想到的事,很多人都跟我一樣,不願接受這個事實,但是這是不能改變的事實,就算是臨死前你都在做好事,堂妹結婚的時候,你強作精神,沒有破壞到她的好事,當她滿了三朝回門的時候,你才帶著不捨跟遺憾離開了我們。

  你知道嗎?今年夏天有次夢到你不在了,醒來的時候發現淚濕了枕巾,我很擔憂,但有些人說夢跟現實是相反的,又讓我有點開心,爺爺一定會長命百歲的,因為一看你就是個有福氣的人。這段時間又做夢了,而且經常夢到你沒死,夢到你又復活了,我很開心,真的不願意醒來,多希望這個夢能成為現實。或許我真的像別人說的,是活在自己編織的童話故事裏,不願意面對現實,不願意面對你已經不在的事實。

  思念是痛苦的,我現在每天都在這痛苦中度過,你卻已經遠離了病痛到另外一個世界逍遙快活了,或許我應該要替你感到開心,那個世界沒有病痛,也沒有煩惱。我們也要在這世界快樂的活著,但是我沒有辦法不想念你,沒有辦法讓自己過的跟以前那麼開心。之前朋友都說很羨慕我的性格,無憂無慮、每天過得很開心,現在我有煩惱了,各種各樣的不快樂壓迫著我,讓我變得很複雜,變得很不開心。看到4歲的弟弟跟5歲的妹妹在田間歡快的跑著、追著,那是一種什麼心情,我再沒精力跟他們一樣的瘋,像他們那麼天真。媽媽說還是做小孩子好,什麼都不懂,每天過得都是快樂的,就算是爺爺走了,他們也不懂得傷心是什麼,還會很開心的看著喜愛的動畫片,他們只知道爺爺睡覺了,這一覺要睡好久好久,我也想像他們那樣單純。

  寫完這封信的時候不知道痛哭了幾個晚上、淚濕了多少紙巾,每次看到這封信都會不禁淚流滿面寫不下去。現在科技那麼發達,信件已經慢慢退出了我們的生活,很多電話裏說不出的話語,在這裏都可以暢所欲言,這是我第一次給你寫信,想想應該也是最後一次了,沒想到卻是陰陽相隔了,爺爺,我真的好想你,或許現在說這個都太晚了,但是你會永遠活在我們心中的。如果有來世,我還是願意做你的子女或是子孫,你在天之靈一定要保佑我早日成材,讓我變得跟你一樣是個棟樑。

孫女 玲
2009/12/12


[ 回上層目錄 ]

除商業用途,歡迎轉載。
轉載時請勿更改、刪減、或增加任何文字;並請註明出處。
以上文字或圖片若有侵害到任何人的權益,請來信至dcc@act-ioi.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