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聞與人情】夢家園

文:Mary Hu / CACT 業務部

  很久以前在一本畫報上看到瀘沽湖,湖水清澈湛藍,藍天白雲如畫,碧草純美如織。從此,那裏成為我夢寐中的家園。在無數個寂靜的夜裏,在班得瑞空靈純凈的音樂聲中,浮現在眼前的,總是那片湖水藍天。湖邊的我策馬揚鞭,明眸如水。風吹過,裙裾飄飄,黑髮飛舞,腳下是齊膝深的草浪滾滾。那片超凡脫俗,一塵不染的湖水在心靈深處已然成為一種精神的存在,一種希望和理想!

  而喜歡麗江則是因為偶爾看到的一本雜誌。那一篇文章寫的是一對異國的情侶,在走過千山萬水之後來到這裏,被這座充滿風情、古色古香的古城迷住,從此兩人便停下了他們漂遊的腳步,在古城開了一家異國調情,別具特色的酒吧。每當入夜時分,古街上大紅燈籠亮起的時候,就有許多來自不同國家的朋友和客人來到他們的酒吧相聚。從那時起,亦開始夢想自己也可以在那樣別致的青石板古街上有一間自己喜歡的美麗小屋,每天盛滿一張張開心的笑顏,那該是多麽詩意美妙的人生。

  六月,來到雲南,在大汽車上,在蜿蜒的山路上顛簸了七、八個小時之後,終於來到瀘沽湖。在小木樓放下行囊,走了一小段土路,瀘沽湖就出現在眼前。傍晚的涼風中,眼前的瀘沽湖果然煙波浩渺,美麗壯觀,藍藍清澈的湖水一浪一浪拍打著湖岸,湖的右面是覆蓋著大片原始森林的群山,在潔凈得一塵不染的湖水藍天之間綿延著郁郁蒼蒼,而遊走的白雲在撒滿柔麗夕陽的山間投下一片雲影。遠遠看去,清美得恍若幻境。一旁的湖畔泊著的小木船邊,是三三兩兩身穿鮮艷民族服裝的摩梭阿哥阿妹。在雲南天高地闊,好似無論男女老少都有一副嘹亮的好嗓子。於是在這天光水色之中就時時傳來他們奔放自由的天籟之聲。

  這就是美麗的瀘沽湖,鏈接著清澈與模糊、簡單與久遠、寧靜與悸動、神聖與純凈的世外桃園。

  如果瀘沽湖是世外桃園,那麗江古城又是一番景象。一塊一塊條石鋪成的古街縱橫交錯,街兩邊是一些經受了上百年風雨的納西族風格木製民居,大多是些兩層小樓,一樓用來做商鋪,熙熙攘攘的人流穿行其間。迎面而來的會是不同民族,不同膚色的人們。那一家挨著一家的商鋪裏,有各色風格古樸別致又浪漫不俗的粗布織就的民族服和手工製作的皮革製品。我還看到一間清雅的書畫店,滿壁清一色清新細膩的麗江山水,唯一一張人物肖像赫然就是店堂內那個低頭靜靜看書的中年男人。當然印象深刻的還有那些經營當地特色小吃的大大小小的飯莊。記得有一個小庭院,經過一個獨木橋,在一盞盞紅燈籠的輝映下,門邊的大石匾上是“麗江粑粑”四個字,而石門的門楣兩邊則分別是“小橋流水歡聲潺,庭院花香鳥嘻竹” 。駐足聆聽,細心的人會聽到潺潺流水聲,那是遠古的納西族人留下的水道,有一米多寬,順著主要的古街邊沿蜿蜒幾十里地流淌,據當地人說,如果迷路,順著水流上行的方向走,就能走進古城,順著水流下行的方向走,就能走出古城,眺望遠處,形狀各異的小橋灑落在古城中,明媚的陽光照在小橋、流水、人家,如詩如畫美不勝收,這裏的古街、民居、民風甚至是一石一木都經歷過風風雨雨、歲月變遷,到處散發著古色古香,身在城中,時間漸漸的被忘卻,不知不覺地在現代與遠古的時間隧道間穿梭,突然間,你會發覺夜幕已降臨,整個古城被盞盞燈光所籠罩,象天上的繁星,明暗輝映,屋前掛著一串串紅燈籠好似在訴說著一個個古老美麗的故事。

  而我,正行走在一個古老美麗的故事中。行走在我夢的家園。

[ 回上層目錄 ]

除商業用途,歡迎轉載。
轉載時請勿更改、刪減、或增加任何文字;並請註明出處。
以上文字或圖片若有侵害到任何人的權益,請來信至dcc@act-ioi.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