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與感性】愛,原來就那麼簡單

文:LACT / Qing Feng

  自5月初以來,雨一直下一直下,天總是陰著的,空氣中到處散發著一股發霉的味道,感覺衣服、床單、地板都是潮潮的,貼在身上極不舒服,感覺自已快要發瘋了,如果再見不到太陽!就在那時手上開始悄悄的起白色的小水泡,開始我沒理它,只盼快點出太陽,太陽終是出來了,可我卻要和小水泡打起了持久戰。

  太陽出來後,把家裏能洗的、曬的全部洗、曬了一遍,躺在乾爽的床單上,聞著陽光的味道,感覺好極了。可小水泡卻不見好,變成越來越重的趨勢,幾天功夫它們由指尖漫延到整個手指、手掌,小水泡們聚到一起成一個葡萄粒般大小的大水泡,看著那架勢,平生最怕進醫院的我有些不知所措。習慣了自已的事自已解決,我並未聲張,只是在晚上一個人偷偷的擠出小水泡裏的水,辛不在家,一個人痛且癢,看著越來越多的水泡,忽然感到害怕和無助,心裏不禁惱著辛,不禁冷笑著想:誰是誰的誰呢?誰惦念誰、關心誰呢?也許惦念多了倒招人恥笑罷了!忽然覺得自已原來是如此孤單!雖然平時不形於色,可那一刻,夜深人靜之時,才覺得自已竟是如此孤單一個,就那樣悲憤著入睡了。

第二天中午下班,卻見到辛已開了兩瓶黃色的藥水回來,心不禁暖了一下,原來他知道。他說:「塗兩天就好了,同我以前長的一樣。」邊說邊用棉花枝給我塗,看著他心疼的樣子,想起他幾年前長的時候,比我現在還嚴重,可那時正在冷戰,我只冷眼旁觀著,他一個人挺了過來,當時看著他難受的神情,自已並未給他一絲的溫暖,女人的心冷的時候也真可怕,呵呵。想想上天也是公平的,終於也讓我嚐嚐那是什麼滋味,想想不禁笑笑。而辛好像早已忘記了,認真的給我塗著,吃過飯又催我抓緊時間去睡一下再上班,心裏忽然覺得很踏實,因在他的心裏我看不到一絲陰霾。

  塗了幾天辛帶回的藥,卻仍沒有好轉的跡象,我開始擔心了,對醫院有恐懼症的我,看來不得不去了。辛早兩天已放話出來:「週六你休息我帶你去看醫生!」因前一晚他打車帶我從皮膚醫院門診部兜到總部,結果都關門,原來那醫院同我一起上、下班,心理不禁竊喜,可還是被他拖到另間醫院了,開了點藥吊了支小針,醫生也沒說出到底是什麼,花去了近百元,打完針後散步回家,剛下過雨,地很潮,天暮已呈深青色,偶見幾顆小星流轉,空氣很清新,那條小路坑坑窪窪,我牽著他,慢慢的走著,不說什麼,可忽然就想那樣一直走下去。

  兩天的藥吃完了,卻並未見好轉,週六一大早就被他拖去看皮膚專科醫生了,出門前他對女兒說:「你好好在家做作業,我帶媽媽去看醫生,有事打電話給爸爸」。就帶著我去了。我這次像個聽話的孩子,並未抗議,乖乖的同他到了醫院。這次是一個年青的醫生,很溫和的問了身體情況,然後化驗、取藥、交費,他拉著我樓上樓下的跑,又用去了100多,最後又打了支小針,原來打針沒想像中的那麼可怕,小醫生說不要緊,過幾天就好了,讓我的心小小的放鬆了一點。這次我是心疼錢,他笑我財迷,我說現在只要進次醫院就要100多,窮人還真病不起,他說你想的還挺多。用了幾天藥,果然有好的跡象,水泡開始結痂、脫皮,可好像又有新的小泡升起,一個同事說認識醫生,下班後帶我去看,那醫生看了看手,也沒問什麼就給了三包藥粉,讓回去泡三天,回家後告訴了辛,他
說你別亂用藥。為了快點好,晚上趁他出去時還是偷偷泡了,由於對那醫生印象不好,只用了一半的比例,手指破皮的地方鑽心的疼,只泡了一下就不泡了,晚上他回來也沒告訴他。第二晚也是,又偷偷泡了30分鐘,結果手指都腫了,這下瞞不過他了,因他現在每天回來第一句話就說:「讓我看看你的手!」結果一看到就問:「你是不是用那粉泡了?告訴你別亂用藥偏不聽!」我還謽說:「那也是那醫院的醫生,誰知會這樣!」他氣鼓鼓的說不出話,就說:「明天早點兒叫我起床去看醫生!」就睡了。第二天週六,他中午才醒,本以為他早把看醫生的事兒給忘了,正好我也根本不想去,可他起床第一句話就是:「咋不叫我起床?快收拾一下我帶你去看看」。喝了杯水就催我走,只好又被他拖到醫院,這次還是那小醫生,說了情況後,他說不用泡,刺激性太大,再開點藥塗下就好了,結果又被打了一針,真是自做自受。想想自已十幾年沒進過醫院了,這次卻接連打針,真是鬱悶。這次回來後手開始大塊大塊的脫皮,應是前次泡的藥水開始起反應了,整張手慘不忍睹。自從長了水泡後,我的手成了家裏的重點保護對象,辛每天觀察著情況,總說:「嗯,快好了,你別撕那皮」、或:「你只用那個藥就好了,別再塗其它的。」自生水泡後,我又可以明正言順的偷懶了,在家時碗也不用我洗了,不想做什麼時只要大叫我手痛,他就乖乖的去做了。一次去他爸家吃飯,因並沒告訴他們我手起水泡,吃完飯當著他父母的面,我正愁不知怎樣開口,沒想到吃完飯他竟說「我洗碗」,看著他媽驚奇的眼光,竟讓我感覺幸福了一下,那可是在家時她兒子從沒做過的事,呵呵。

  經過幾次折騰,手終於有了要好的跡象,想想那兩個醫生也許思路都沒錯,只是一個急於求成,未考慮病人身體狀況,用的藥性太強;一個思慮周密用的藥較溫和罷了。這樣想想也就不恨那醫生了,只盼著早點好了。

  一天中午吃著他做的飯菜,說起一個遠方的哥哥又要換房子了,一套房子要上百萬呢,中國的房價咋那麼貴呢,他則笑說他咋那麼有錢,讓他贊助點兒來吧。我說不需要,我們沒那麼有錢也比他幸福!他笑說是嗎?你咋感覺那好呢?我說當然,就不再說話。想起去年夏天見到她時,她抱怨著對我說:「人家像我們這樣的,都有兩套房,還有車,我哪有,我恨他!」當時我就驚呆了,雖然知道她對他常給家錢不太高興,可也沒想到感情竟已至此!一直還以為他幸福!而其實,太多的慾求太多的恨意,讓她早就不知道幸福為何物了!既使品嚐著他做的可口的飯菜,也品味不到幸福;既使身邊有一個真正的男人,也不懂去珍惜!而其實,幸福就那麼簡單,感受著辛所做的一切,都是日常生活那些瑣碎的小事,他默默的擔起自已的責任,沒有報怨也沒有甜言蜜語,可讓人覺得很踏實,日子也許就該這樣過,簡單卻充滿溫情,幸福原來像粒沙子一樣被我們拋棄了,如今我再次拾起它,原來它一直在身邊,未曾離開……。

[回上層目錄]

除商業用途,歡迎轉載。
轉載時請勿更改、刪減、或增加任何文字;並請註明出處。
以上文字或圖片若有侵害到任何人的權益,請來信至dcc@act-ioi.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