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與感性】我的夢想

文:Ring Luo / CACT 財務部


  「我的夢想,閃耀著彩色的光,張開翅膀,飛到想去的地方,我的夢想,伴隨笑容而堅強……」2009年快樂女生圓滿的落下了帷幕,江映容不負眾望的奪得了這屆的冠軍,或許我已經過了追星的年齡,對這些選秀的賽事並沒有全程關注,只在最後的十強晉級中才稍微的關注了下。喜歡曾軼可用她那可愛的綿羊音戰戰兢兢的唱著「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獅子座,八月份的前奏,你是獅子座。」整個聆聽的過程都為她捏了把汗,怕她不小心唱走了音,但走音卻是她唱歌的魅力所在,在30進20的時候,因為曾軼可的晉級,包小柏的憤然離席,之後引起很大的爭議,曾軼可也變成「爭議」可,在十強爭霸賽中,包小柏還用小房子來形容曾軼可,是因為有了江映蓉她們這些高樓大廈的遮擋,才能倖免留下,但是最終還是不能與之抗衡。(我理解的意思是這樣)。雖然曾軼可唱歌跑調能進十強確實引人非議,但是不得不佩服她的創作能力,很喜歡她的「還能孩子多久」,「我還是個孩子,給我個擁抱好不好,不要嘲笑我的偶爾發脾氣和撒嬌,我還是個孩子,給我個kiss好不好,把友情愛情的分界線用力的擦掉,我還是個孩子,別生我的氣好
不好,玩具給你糖果給你我還是愛你的,我還是個孩子,給我個電話好不好,雖然我臉上不屑口上隨便,可是心裏,好想要,大人們沒什麼了不起,滿了18歲又怎樣,我...還能孩子多久,我的溫柔不夠,大人總喜歡把任性都沒收,我還能孩子多久,我力量不夠,頭髮還沒長長,時間就要帶我走,我...還能快樂多久,我...還能孩子多久。」(摘抄曾軼可---「我還能孩子多久」歌詞),人都有夢想,每個人的眼光跟欣賞水平不同,她的理想就是想藉著這個舞臺實現自己創作與歌唱的夢想,雖然唱歌跑調,雖然被罵,但是最終她還是實現了她的夢想。

  我也有夢想,從小就愛唱愛跳,無論是親戚朋友還是過路的陌生人,只要有人在我就愛表現一番,所以學校裡大大小小的文娛活動都有我的份,那時候就夢想著成為一個歌星,喜歡劉德華,喜歡王菲,想像著自己將來也跟他們一樣站在萬千矚目的舞臺上表演,到了高中的時候,不小心被選進學校舞蹈隊,那時候才知道什麼是舞蹈,自己那三腳貓的功夫根本算不了什麼,開始變得自卑,不敢在別人面前秀了,怕出糗。其他隊友都是縣城裡的小孩,從小就被父母送進少年宮學舞蹈、學音樂,所以基礎什麼都好,一舉手一投足都是那麼有氣質。現在想想夢想也是受環境因數的影響的,在我們那個小鄉鎮裡,根本就沒有人有藝術細胞,不懂什麼是藝術,平時的節日裡也只是扭扭屁股,對著CD機吼兩句就算是表演了。平時的愛好就看看電視或是監督孩子讀書,根本不會想到讓孩子去參加奢侈的少年宮,(附近也沒人開辦這個東西)。慢慢的覺得明星這條路不是我要走的,而且明星可能是大多數人都實現不了的夢想。

  小時候學習成績都很好,而且由於性格活潑的原因一直都是班裡的幹部。小時候都很怕老師,要是跟哪個小朋友吵架或是父母指揮不到孩子做事的話都會以「我告訴你們老師」,這句話來要挾,做班幹就有這點好處,因為老師都信任學習好的學生。有一年不知道什麼原因,選班幹的時候老師只讓我做了個小組長,我們那時候組長是最小的,肩章從三條槓變成一條槓的感覺非常的不好受,那個學期的其中考試數學只考了69分,這讓平均成績從沒下過90分的我狠狠的被爸爸批了一頓,那時候自尊心很強,內心萌生了一個念頭,我要做老師,讓所有想當班長的人都能夢想實現,由於有著一股不服輸的精神,期末的時候終於把成績追上來了,而且拿了個全班第一。我一直都很不喜歡自己的名字,覺得像個男孩子,跟別人交筆友,別人都不喜歡回信給我。媽媽說給我取這個名字是因為

當時想到周總理的老婆——鄧穎超,她想我做她那樣的人,而且要超過所有的同齡人,成為姣姣者。慢慢的我覺得我的名字很有意思也很有個性。成績也像名字一樣超越一切同齡人,一直都是名列前茅。年級越高競爭對手越強,初中的時候就只能在第十名的邊緣徘徊,高中的時候更是淪落到倒數的行列,那時候面對著高手如雲的學校,我是完全沒有了自信,好友都說在我的眼睛裡找不到以往那純真的眼光了,對於老師這個夢想我也卻步了。由於體檢的錯誤,成績更是一塌糊塗,每次模擬考都只徘徊在專科線上,我的未來很渺茫,那段時間每天都以淚洗眼,沒心看書,填報自願的時候,大多數填的都是教育類的,很怕錄取不了。那時候不知道會計是做什麼的,家裡也沒親戚朋友做會計,只是憑感覺覺得會計是算數的,而我就數學好點。大學的專業是會計(註冊會計師方向),教我們的老師不是會計博士就是高級會計師,要麼就是註冊會計師,後來我瞭解到註冊會計師是全國最難考過的其中一個,通過率只有百分之三,這又讓我的信心失落了好一陣,剛開始都是信心高昂的,所謂希望越高失望就越大,要在五年內通過五門,聽起來很簡單,但是看到題目的人都會嚇暈,所以再一次的放棄了註冊會計師這個夢想。

  能走的也就只有普通會計這一條路了,為了未來,說什麼也得把會計上崗證給弄到手,不然什麼寒窗苦讀、父母的期望都白費了,也還好這一個並不是特別難考,人不能安於現狀,初步理想實現了就應該往更高一步發展,但是時間也是不等人的,三年的大學時光就這樣在我們上網看電影中飛快的逝去,出來工作的惰性更是讓我無法靜下心來認真看書,真的很難想像以前高中是怎麼過來的。時間過的很快,小瀋陽說「眼睛一閉一睜,一天過去了,再一閉就一輩子過去了。」人生那麼短暫,我的夢想卻都還未實現,這讓我不免感到害怕,有時候靜下心想想,我的前途真的一片茫然,我已經不是孩子了,不能撒嬌跟耍脾氣,或許我真該付出什麼行動去為我的夢想努力一下。



[回上層目錄]

除商業用途,歡迎轉載。
轉載時請勿更改、刪減、或增加任何文字;並請註明出處。
以上文字或圖片若有侵害到任何人的權益,請來信至dcc@act-ioi.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