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與感性】家

文:Penny Wang / CACT 工程部


  隨著年齡的增長,對家的概念也在發生著變化。

  小的時候,感覺家就是一個大鳥籠,每天只可抬頭望著那片藍天,可怎麼也不能
衝出鳥籠飛向藍天。每天都在巴掌大的土地上玩耍和生活,感覺沒有一點的新鮮和刺激。於是每當看到同村的大哥和大姐們坐上列車奔向遠方去尋找屬於自己的天空時,就會特別的羨慕和嚮往。從那時起我就時時盼望著自己快快長大,什麼時候也可以去那遙遠的天空自由的翱翔,去尋找屬於自己幸福的生活,而不要總在父母的羽翼下被保護,不再受父母的約束,不再受空間上束縛,真正的擁有自己,擁有廣闊的空間和自由的生活。

  那一天我終於長大了,當我背上被褥邁向大學校門的時候,我感覺我可以自由啦,可以擺脫父母約束,空間的束縛來自由的支配自己的生活了。可那一天,真正離家時心情卻沒有想像的那麼幸福,我竟然感覺有些捨不得,捨不得離開那個我日日夜夜盼著、夢著要離開的家,連我自己都感到有些奇怪,怎麼會有這種感覺?這不是我盼望和期待已久的結果嗎?怎麼會有留戀和不捨感覺呢?是對外面世界的陌生還是對父母的依賴?也許兩種感覺都有吧,這種感覺竟然讓我轉身後流下了告別的淚水。

  大學的生活是豐富多彩的,我很快就適應了這種生活,這裏沒有了初中生的無知、也沒有高中時學習的忙碌,自由發揮的空間很大,這裏有來自不同省份和地區的學生,可以認識不同類型的夥伴,生活每天都是新鮮的,大家有著共同的理想和抱負,可以一起談現在、談未來的生活,有著永遠也說不完的話題,我完全沉浸在這種自由自在的快樂中,每天都可以自由的支配自己的時間,做自己想做和喜歡做的事情。慢慢的家在心中的地位逐漸變淡了,不再像剛來時那樣想家了,如果不是遇到什麼節日就很少會想要往家打個電話,問候一下那裏時時刻刻為自己擔心的父母。偶爾打次電話,電話那頭總有說不完的叮嚀和囑咐(如每天吃什麼啊、吃飽沒有、要照顧好自己、要好好學習……),每次聽完一陣嘮叨後就會馬上掛了,還特慶幸自己幸虧離開了家。

幸福的生活時間總是比平時過得要快一些,不知不覺中幾年的時間一晃而過,轉眼就到了我畢業的時刻,我再次背上來時的被褥回到了家,但這也意味著我將正式步入社會,開始要過真正背井離鄉的生活,開始完全要靠自己來生活,如果說大學時那次離家並非是真正意義的離家,那麼這次將是徹徹底底的離家,因為那時的衣食住行一切的一切還都是父母來支撐,自己只是在空間上和家進行短暫分離,而生活的後盾還是有家在支配,那麼這次就要完完全全來靠自己。

  當我再次坐上了奔向遠方的列車,像我童年羨慕和嚮往的那些大哥大姐們一樣去尋找自己的生活,可我卻怎麼也激動和高興不起來,這次要靠自己的雙手和能力來生活了,也是完全意義上的獨立和自主了,對社會一切還都陌生的我,竟然感到有些措手不及,看到馬路上忙忙碌碌的人們在不停奔波,沒有誰在乎誰的感受和心情,大家都是為了能在這個社會上生存下來而忙碌著,我也在這種忙碌中開始了我的第一份工作,如果起初是一種新鮮和衝動,是為了自己的夢想和追求在生活,那麼接下來一天天的重複的工作讓我感到了乏味和厭倦,激情被一天天的消磨著,激情過後我不知道該怎麼去生活,自己以後的路該怎麼去走,我越來越感到迷惘和茫然。

  在工作中我體驗到「受傷」的歷程,在人海中翻騰並且開始清楚地知道,有些疼痛是無法對人說的,甚至是你的知心朋友。於是我又重新開始想家了,當你「受重傷」的時候,幻想著家的溫暖;此刻,我所需要的只是家中的那種熟悉的味道,那窗外一成不變的風景……。

  現在自己也在社會上折騰過了幾年,幾年裡沒有什麼特別值得自己驕傲和自豪的成就,也沒有什麼值得特別紀念的事情,生活一直很平淡的度過,只是感覺對家的思念越來越濃,感覺家是最安全和寧靜的,只有在家時才會睡得很甜美,不知道是因為時間久了才顯得家的可愛還是因為距離遠了才顯得家的珍貴,或許都有,才讓我這樣強烈的思念我的家。

  也許只有我們真正離開家的時候,才會感覺他的重要,家就是我們避風的港灣,不管多遙遠,總有個地方是我們期待的,這是一個不論成功或失敗的時候都可以到達的地方,在那裏總有人一直期盼著我們、牽掛著我們。

  還記得看《我的青春誰做主》這部電視劇裡姥姥說的一句話,「家是什麼,家是我們每個人的保護傘,家,就是合作社,在需要的時候,一方有難,八方支援。」

  家是沒有語言的,確釋放出愛的宣言。家是沒有感覺的,卻給予我們歸宿感,家是沒有生命的,卻衍生出親情。


[回上層目錄]

除商業用途,歡迎轉載。
轉載時請勿更改、刪減、或增加任何文字;並請註明出處。
以上文字或圖片若有侵害到任何人的權益,請來信至dcc@act-ioi.com.tw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