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聞與人情】《活著》的感覺

文:Cameron Chen / CACT 稽核室


  《活著》是導演張藝謀早期的一部電影作品,它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上世紀40年代,富家少 爺福 貴(葛優飾)依賴祖上家業,嗜賭放蕩,坐吃山空。終有一日輸了個傾家蕩產,妻離子散。

  得知丈夫改過自新,妻子家珍(鞏俐飾)帶著一雙兒女回到這個家庭,重新開始生活。然天下並不太平,在風雨飄搖的那個年代,先是福貴被國民黨軍隊強徵入伍,再後來大躍進、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這個小小的家庭經受著一次又一次洗禮... ...一雙兒女也相繼離世,但主人公夫婦卻堅強地活著。沒有任何華麗的理由,就是為了活著,活著就是機會、就是希望!用他們的臺詞講:「千好萬好,活著就好!」

  這部電影烙有深深的時代印記,因有諷刺時政的嫌疑,曾一度被禁映。拋開那些所謂的負面影響,我覺得電影本身還是很有教育意義的,原著、導演對生活的理解也有相當的深度。他們用那個年代的語言為我們闡釋著一個永恆的主題——活著。富貴出身、賢惠妻子,代表每個人本身擁有的財富,兒女代表著希望,動盪的時代代表多變的環境。一時的擁有不等於永遠的富足,環境的多變會帶走我們的財富,甚至粉碎我們的希望,但每個人都應該有新的希望,擁有的要好好珍惜,失去的也不必嘆息,活著才是最可貴的!

  《活著》告訴我,對於每個人,生命本身就是最大的財富,輕言放棄不只是可悲的,也是可恥的。一天中從早到晚,你能感受到自己在吃飯、在上班、在漫步、在休息,你就是在很認真地活著 ;一生中從小到老,你能看清楚自己的喜怒哀樂、生老病死,你就是在認真地活著。

  我喜歡電影中的兩個細節。其一,福貴的兒子在一次車禍中喪生,肇事者居然是當年和他在戰場共患難的同鄉。福貴兩口子悲痛萬分,尤其家珍,堅決要與弒子仇人斷絕來往。在多年後的一個深夜,當負罪的人又一次登門懺悔的時候,家珍終於放下了過去,對他說:「進來吧,外面冷。」

  這也許是編劇或導演的刻意安排,但與現實生活相比,它絲毫不顯得怪誕與誇張。很多時候,越親近的人往往帶給自己越刻骨的傷痛,你會怎樣對待呢?我們往往容易原諒那些大的自然災害或是環境造成的創傷,卻很難原諒別人的一點點過錯,其實很多時候,這些傷痛都是很無奈的,任何失去的東西都不值得為之痛心。一個人的力量可以大到能改變世界,解放全人類,卻也能小到改變不了自己,甚至解放不了自己的心靈。面對過去,你是否真的能寬容、原諒?面對未來,你是否真的能燃起新的希望?

  另外一個細節是在電影結尾,福貴夫婦與稚嫩的小外孫開心地聊著,女婿把飯菜準備好了,開飯,電影結束。

  我不懂這樣的落幕是否專業,是否合乎藝術要求,但我感覺很美。生活原本就是這樣,吃飯睡覺,簡簡單單,開始同時也是結束,結束也意味著開始。

《活著》獲得1994年第47屆戛納電影節評審團大獎和最佳男演員獎,應該是實至名歸吧!


[回上層目錄]

除商業用途,歡迎轉載。
轉載時請勿更改、刪減、或增加任何文字;並請註明出處。
以上文字或圖片若有侵害到任何人的權益,請來信至dcc@act-ioi.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