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感性】我可愛的奶奶

文:Ring Luo / CACT 財務室


  奶奶身材很嬌小,現在年老了,肌肉鬆弛更顯得消瘦。她從四十歲開始就滿頭白髮,白的刺眼,但是面容跟心態上卻一點也不覺得老,她外婆是裹小腳的大戶人家的小姐,但是母親卻嫁的有點寒酸,她只在二十歲的時候上過一年的學,卻做了幾年的婦聯主任。(這件事讓她一直很驕傲,還經常發牢騷說要不是只上過一年學也不會嫁給你爺爺了,多讀幾年書的話我早就嫁給當官的了,說不定現在在北京了。)

  奶奶的命並不苦,但是她卻過得很節儉,每天她洗碗都是用一點水在把碗跟碟子過一遍,把裡面的油水過濾出來喂雞(以至於從小就跟著奶奶的小弟弟看到別人家裡不要的花生衣,都要打包回家喂雞),也是一個很愛嘮叨的人,只要跟她有過過節,她會記一輩子。從媽媽嫁過來開始,奶奶就對媽媽很不滿,認為媽媽又黑又瘦什麼都不會做,一點本事都沒有,根本就配不上爸爸,久而久之矛盾漸漸產生,兩個人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我們都將這看成是日常生活中最正常不過的事,因為她們吵的都是些雞毛蒜皮的事,爸爸選擇逃避,平時上班很少回來,爺爺有點耳背,對她們的正常也是充耳不聞,我跟弟弟完全置身事外,很認真的看我們喜愛的電視。正所謂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吵過之後雖然心裡會有疙瘩,但是日子還是照樣過,奶奶逢人就投訴,左鄰右舍都知道奶奶的性格,所以閒來無事的時候都會聽她訴下苦水,讓她的心裡舒坦些。

  我從四年級開始就跟奶奶一個房間了,每天晚上睡覺前都要聽奶奶從解放前講到解放後,從爺爺的第一任老婆難產講到媽媽流過幾次產,很多事都可以倒背如流,但是還得忍受她每天晚上在耳邊的催眠,因為如果我一插嘴的話,奶奶會說的越興奮。在整個村裡,奶奶的趣事上至八十歲老嫗,下至三歲孩童,只要一提到奶奶他們都笑不攏嘴,因為奶奶的名字在我們村裡面就是一個開心的象徵。

  爸爸排行老三,上有兩個姐姐,下有兩個弟弟,所以經濟都不算很差,而且爺爺是退休老幹部,每個月還領著共產黨的工資,可是從奶奶的行為舉止表現出來卻是很窮苦一樣,每天穿得破破爛爛的,她說那樣會比較涼快點,有一件高領長袖的黃色單衣是她最喜歡穿的,每次我們說給她換個新的不要穿那件了,她說她就喜歡那件有個領子又涼快,爸爸每次看到那衣服都想把它扔掉但是都沒成功。我們一直都很奇怪爸爸他們給她買了那麼多的衣服怎麼都沒見她穿過,連奶奶自己都不知道那些新衣服都藏在哪了,過年大掃除的時候,奶奶從床底下翻出個箱子,箱子裡面裝的全是幾年前爸爸他們出差給她買的新衣服,有很多連牌子都沒剪掉,奶奶還抱怨的說「叫你們不要買那麼多的衣服,叫我怎麼穿啊?現在的人也真是的,在我們那個時候哪有那麼多的衣服啊,現在居然弄這麼多衣服也有那麼多人買,真是浪費,不過像這襪子,以前要5塊錢一雙,在我們那時候5塊錢相當於現在50差不多了,豬肉也就才1塊多錢一斤,現在的襪子5塊錢能買三雙了,而且品質又好的不得了,你說這人……」

  後面又絮絮叨叨了好一會才停。不管我讀書還是工作,每次我回家,奶奶都會跟我聊天,就聊一些最近誰家的什麼人怎麼啦,跟媽媽又怎麼吵了,我就一邊應著,一邊看著我的電視,奶奶越說越帶勁,最後擋在電視前面跟我訴苦,說心裡的氣如何下不去,媽媽怎麼跟她大呼小叫的,讓我一點辦法都沒有。

  在廣州讀大學的時候,剛好奶奶在那幫三叔帶小孩,在大城市裡對什麼東西都是好奇的,說「為什麼中信大廈會建的這麼高,地鐵為什麼又是建在地下,電梯還會知道你在哪層停,現在的人真是造孽啊,真的很能幹了。」奶奶對於新的事物是敢於嘗試的,怎麼按電梯,怎麼用電高壓鍋煮飯或是在街上遇到不認識的字都會向我請教。奶奶怕我在學校吃不飽,叫我沒課的時候就過去給我煮點好吃的,這引起嬸嬸很大的不滿,奶奶還為此跟嬸嬸吵過很多次,奶奶說「那是她親叔叔,又沒分家,星期過來吃點好的有什麼的啊。」嬸嬸就表示了再怎麼親也不能每天都過來啊,以前她在廣州讀中專的時候還有個親姨都沒怎麼去過,她弟弟現在在佛山也沒怎麼經常來啊,(當然這些話都不是當著我的面說的,是聽奶奶轉述的)。後來奶奶叫我趁嬸嬸上班時間我沒課的時候偷偷去,感覺像做賊。

  每次奶奶都會蒸豬肉給我吃,她覺得廣州的豬肉價錢不貴而且還比家裡實惠,她會把剩下的買菜錢給我,叫我在學校吃好點。有次我跟奶奶去菜市場的時候,她踩到爛菜葉差點滑倒,幸好我及時扶住她,她說出一句令我噴飯的話來「那麼緊張幹嘛啊,我又不是很老。」我就順著她的話說「是啊,不是很老啊,才八十而已。」或許我能理解為什麼她能把新衣服保留那麼久,是覺得她現在還沒到歲數,先把舊的穿破再穿新的,人生還有好長一段路呢。

  讀書時候最讓我難忘的是,每次奶奶都會把買來的水果偷偷的給我留一點藏在床底下,不讓叔叔嬸嬸知道,每次我見她從床底下拿出給我的時候,心裡都會有種很心酸的感覺,以前老覺得奶奶封建思想很嚴重,只疼弟弟不疼我,在廣州的這段日子,奶奶算是為了我跟嬸嬸吵過很多次也哭過很多次,讓嬸嬸沒臉回老家,讓親戚朋友都不喜歡嬸嬸了,大家都覺得奶奶這樣做是因為嬸嬸小氣,但是她這樣做是因為疼愛她的孫女,不想我受委屈。後來奶奶老是覺得身體不舒服,吃不下飯,在醫院做的全身檢查也沒檢查出什麼問題,最後叔叔決定讓我送奶奶回家,回家後她的病就好了一半了,第二天又變得生龍活虎了,她在大城市裡待不習慣,對於一切事物都充滿著好奇,感慨現在的人有多偉大、多厲害,但叔叔嬸嬸每天要上班,我們又要上課,現在的社會很亂,又怕歹徒搶小孩或是入室搶劫,所以每天她跟弟弟兩個人被關在家裡被憋出病來了。回家後她才知道每天跟她吵架的媽媽其實還是最好的,畢竟媽媽不會因為嬸嬸對我不好就對叔叔跟弟弟有偏見,當他們回來的時候媽媽還是會煲稀飯給弟弟吃。

  出來工作了兩年,每次回去都會給點錢爺爺奶奶買點吃的,他們也會樂呵呵的接受,去年金融風暴,公司實行輪休制度,每個月休一個星期,感覺錢不夠用,有次輪休回家休息,外面的三姑六婆都以為我被炒了魷魚,奶奶就也很擔心我會沒有工作,問我該怎麼辦,我安慰她不要擔心,我只是輪休不是被炒了,她的心才安定下來,那次我沒給錢他們。當我第二次回去再給他們的時候,他們都沒要我的錢,爺爺問我錢夠不夠花,需不需要再給我一點,那一刻我真想哭,我就算在外面混的再不好我也不會拿家裡的錢。我要努力掙錢,以後可以帶奶奶坐飛機到北京玩,因為在奶奶心中,去北京是很遙遠的,坐飛機也是很遙遠的,所以我要幫她實現這個夢想。

[回上層目錄]

除商業用途,歡迎轉載。
轉載時請勿更改、刪減、或增加任何文字;並請註明出處。
以上文字或圖片若有侵害到任何人的權益,請來信至
dcc@act-ioi.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