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感性】喚醒沉睡的心情

文:Tracy Li / LACT 品管部文管

  閃動的光影在眼前掠過,照在這張憔悴的臉上。傻傻地坐著,盯著眼前的屏幕。眼睛射著無神的目光與屏幕灰白的閃光交錯著,手指在鼠標上毫無目的地游動,然後輕輕滑落。今天,對著電腦我竟然不知所措。是軀體的疲倦?還是心靈的厭倦?自己也說不清楚。抬起頭來,撥開眼前凌亂的頭髮,看看四面牆,有一種說不清的壓抑,自己好像困在這個四方盒子裡的一個玩物。在背面的那面牆上,我被定格成一個模糊的黑影。那就是平面世界的我嗎?沒有生氣,只有黑白相間的色彩。

  不經意間發現,房間漏過一絲亮光。那面掛著窗簾的牆上散發著暗啞的黃光,晃動的簾縫之間透亮一縷鮮明的光,像是將要破裂的雞蛋上的裂縫,從那裡似乎看到希望的氣息。

  我不由自主地走近窗邊,想要把那絲光明緊緊抓在手中,不知為什麼眼睛一片刺痛。慢慢睜開眼睛,手裡緊緊握住被拉開的窗簾。望著窗外,原來今天天氣很好。灰暗的雨天已經成為過去,久違的陽光終於出現了。懷著異樣的心情,望著窗外熟悉的事物,竟有一種莫名的喜悅和靈動。回頭朝屋裡看看,陰霾已被陽光驅散。心裡湧出一個念頭,還是出走走吧!

  不知為什麼,不知不覺中來到家附近的那所學校。這曾經是我的母校,也是我常來走走的地方。曾經我們在這裡渡過了快樂的時光。一些曾經在生命中出現的片斷在腦海中漸漸清晰,用力地去想,卻怎麼也拼合不了完整的畫面。時光流逝,在兜兜轉轉的陽光裡,再熟稔的風景,也會被打磨得只剩下一個輪廓。舊知己漸行漸遠,新朋友越來越多,可是總覺得,不如原來,不如以前。懶得去談心,去交心。為什麼呢?只是越來越覺得,人與人之間,朋友與朋友之間,少了許多真誠,多了許多猜疑。若可以,真想回到從前,沒有這麼多的顧慮。

  自從畢業以後,和以前的朋友很少聯繫了,每個人都要在自己的世界忙碌,偶爾的遇見,也只是閒聊幾句,就匆匆離去。此情此景,心裡萌發了一份感語-─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你不知會與誰擦肩而過,也不知這樣的擦肩而過是命中注定還是巧合。所謂的相識一場,只不過是擦肩而過後,望著他的背影漸行漸遠,自己只能在心裡默默祝福。

  走過學校的那扇鐵門,在門旁坐著一個年輕的小伙子,正低著頭盯著擱在大腿上的報紙。曾經的熟悉已成過去,留下的只有一張張陌生的面孔。我想起了以前的門守,一個高高瘦瘦的老頭。以前總是討厭上學的日子,每次到校門很不情願。每光看見老頭總是板著木鈉的臉,挺直著腰板,雙手交叉擱在胸前,一動不動,猶如一尊雕塑。過去的往事被剪成一個個片斷,我把它收藏在記憶的深處,偶爾淡淡回味。
  校園裡人很少,球場上寥寥無幾個人影。望著遠處的球落地然後彈起,似乎聽到了聲音。四月陽光傾灑,紅色的跑道格外顯眼。以前的我總是一個愛跑的人,總在奔跑著追逐自己的夢,披荊斬棘,風雨兼程,儘管一路上有淚也有痛,但是也有收穫歡笑和快樂和時候。

  跑跑吧!於是擺動著疲倦的支體向前跑去。也許是太久沒有運動了,從前的活力不再,奔跑的感覺已被淡忘了。才跑了半圈,麻木的雙腳就不聽使喚地停了下來。這就是一種力不從心吧。氣喘吁吁地走到場邊的一塊草地上,靠著一棵木棉樹半躺著。

  輕風掠過髮梢,我隱約聞到一股草的清香。低頭細看,每一棵小草抽出了一簇嫩綠。前些天的雨水並沒有漫滅這些可愛的小生靈,反而,得到雨水的滋潤,它們渙發出生命的活力。我用手輕輕拔弄腳跟前的一抹新綠,這時,發現從草叢中鑽出的一隻螞蟻順著細長的草葉片爬到我的手上。莫名地心裡湧上一絲愁意。這個時候,竟然會有這樣一個小生命憐憫我。我把它捧在手心裡,而它在我的掌心鑽來鑽去,不時用它低垂的觸角碰撞掌上的細紋。它真的能懂我的心情嗎?看來它不懂,它只想逃脫,在它看來,我也許是對它的束縛。我不想再傷害一個弱小的生命,它應該回到它的世界裡去尋找屬於它的快樂。我把貼近草坪的手輕輕張開,看著它離去。其實,這個世界上沒有永恆,很多人和事轉瞬即逝。偶爾出現的只不過是在你生命路途中不經意的過客。

  繼續這樣躺著,望著天空,雨後的天空格外晴朗,陽光嬌艷卻一點也不刺眼。緩緩流動,融入心扉,心靈在陰冷的黑暗裡感到了一絲暖意……。

[回上層目錄]

除商業用途,歡迎轉載。
轉載時請勿更改、刪減、或增加任何文字;並請註明出處。
以上文字或圖片若有侵害到任何人的權益,請來信至
dcc@act-ioi.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