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感性】春之隨想

文:Lianghaiyan / CACT 製造部

  昨日立春,今日溫度就有了明顯的回升,大地萬物好像沉睡中的娃娃被慢慢喚醒,我知道生命中又一個春天如約而至了。我出生於正月,像媽媽說的那樣是個小春娃,對春更有獨特的感受,我喜歡春天,喜歡它美麗且賦有生機的面容。春,真是有讓人說不完,道不盡的美,美的視野、美的空氣,讓人不捨離開這個季節。

  古往今來、古今中外,有太多的文人墨客讚美過春天,因為春是冬的希望,是萬象更新之時,似乎人們沒有理由不愛春天。我一樣也是愛春之人,儘管我的拙筆描不出孟浩然筆下的那種圖景,抑或李易安心中的那份「閑愁」,但我能感知春天,感知它無處不在的美。

  若為春之美舉出標誌性景觀,我首推花開之地。無論是妖嬈的桃花、濃艷的月季,還是略施粉黛的迎春花,無一不是美的所在。其次則是綠油油一片的麥苗與青嫩的小草,還有在風中不停擺動的新生柳芽,給人帶入花紅柳綠的視野。

  當你漫步在桃園,穿梭在一棵棵掛著粉色小花的低矮的桃樹之中時,那迎風抖動的花瓣好像在說:春天的美在這裡。那一片片縴薄的花瓣,便是美的體現;那一枚枚閉合著的花苞,便是美的初展;那一顆顆剛剛染上一絲微紅的芽孢,便是美的神往。當那麼多形態各異、大小不一的桃花出現在你的眼前時,你會覺得自己已經融入了這絢爛的花海中,已經變作一簇美麗的浪花,正在借助某種神秘的力量輕輕湧動了。此時,你會覺得這個世界所有美好而珍貴的東西都濃縮在了一朵花裡,你會為一粒種子的堅持而感動,你會為這純淨的美而感恩——沒錯,是要感恩,為土地盛大的饋贈而感恩。

  當你流連在曠野,行走在飄著草香的野地時,那隨風搖擺的草和花似乎在對你說:春天的美在這裡。這美是一種自由的美,放逐的美,單純的美。因為是野草,它們無須忍受修剪之痛,無須按照人的意願展示生命,無須在尾氣中艱難度日。沒有水源會「眷顧」到它們,所以它們只能「聽天由命」,等著吮吸自然的乳汁,等著用乳汁餵養自己的生命。當翠綠的草葉或清純的野花托著細密的雨絲發呆時,你明白,那就是春天的美;當新鮮的萵苣菜在某個角落為世界呈現生命的活力時,你明白,那就是春天的美;當蓬勃的麥苗在風中顯露生機時,你明白,那是一片土地盛大的饋贈。

  當你沐浴在陽光中,欣賞著蔚藍的天空時,那燦爛的陽光分明在對你說:春天的美在這裡。面對著陽光,你發現心中潮溼的地方正在被烘乾,往日的憂傷也正在被明媚置換。此時,冰化了,雪融了,沉睡在角落中的種子也拿出了一棵蓬鬆的蒲公英。蒲公英注定要遠行,要在陽光明媚的春日背起自己的夢想遠行。沒有人知道這次遠行的終點在哪兒,就如沒有人知道有多少蒲公英選擇在這一天啟程一樣。人們只知道,它只要離開,就不會後退;只要活著,就不會枯萎。每天,它都像護衛著生命的聖火一樣護衛著心中那個小小的夢想,都在找尋著那個屬於自己的容身之地,只為給生命一個良好的交待。當它的夢想實現時,它會給自己一個微笑,而在這之前,陪伴著它的陽光就是它的微笑。

  當你行在雨中,體味著來自神秘世界的親吻時,那細密的雨絲分明在對你說:春天的美在這裡。迷濛中,你看不清四周的景物,甚至無法細細端詳那雨的模樣。但是,你卻可以品味雨的滋味,看一棵緘默的芭蕉在雨中陶醉地休憩,或者對著一朵無名的花發呆,直到偶然飛過的燕子用尾巴剪斷你的思緒。當然,你肯定會想起那位路過酒家的詩人,想起那場下在唐朝的雨,想起那個陌生而可愛的牧童,想起他的笛子和牛。那是一個有些遙遠的故事了,那年清明的孤寂也因為審美而變得抽像了,但在這千年後的春雨中,你還是想起了他們。於是,你覺得眼前淅淅瀝瀝的雨變成了一座橋,橋的這邊是你,橋的那邊是另一個世界,一個名叫唐朝的陌生世界。那位愁腸百結的旅人已經找不到了。也許,他在繼續著寂寞的旅行,或者真的到某家酒家裡一醉方休去了。你佇立在雨裡,覺得每一滴落在自己臉上的雨都是他酸楚的淚,其實,那是他剩下的酒。不然,你怎麼會醉了?

  是的,醉了,醉在每個如約而至的春天……。

[回上層目錄]

除商業用途,歡迎轉載。
轉載時請勿更改、刪減、或增加任何文字;並請註明出處。
以上文字或圖片若有侵害到任何人的權益,請來信至
dcc@act-ioi.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