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聞&人情】魏谷堆重遊之感

文:Penny Wang / CACT 工程部


  今年春節返家我回到了此地,18年前春遊的地方魏谷堆。當年的情景還歷歷在目,記得那是唯一的一次大規模的集體春遊活動,當時在上小學二年級,雖然以後也有過幾次班級集體活動,但只有那次還清晰的記得當時的心情。

  學校要組織全校同學一起去魏谷堆春遊,這個消息像是長了翅膀沒等到上級通知就已傳遍了整個學校,成為同學間談論的話題,每天都在期盼著這天的到來。美好的日子終於來臨,這天大家都很自覺的戴上紅領巾早早的來到了學校,以班級為單位每班選出自己的舉旗手,從學校到目的地大概有十里路,可被選中的人並沒有感到舉旗的辛苦而是感到無比的驕傲,哨聲一吹同學們唱起歌兒浩浩蕩蕩的向目的地前進。微風吹來,綠油油的麥波一浪接著一浪,心裡感到萬分的愜意和舒服。

  經過一個小時的時間我們來到了魏谷堆的伊尹祠,這就是我們春遊的目的地,進入大門首先看到的就是伊尹及其夫人殿、聖母姑殿,似懂非懂的聽著講解員介紹伊尹(又稱阿衡宰相)的事蹟,然後紛紛跑到雕像面前進行參拜。那時的自己也在雕像下不斷的跪拜,而那時卻沒有什麼特殊的願望想要實現,只記得當時的心情是無比的興奮。而後我們來到了伊尹墓,伊尹墓最為引人之處在於墓地周圍的柏林 ,這裡看不到太陽,抬頭都被綠蔭所遮蓋,每顆柏樹都非一個人所能環抱來,這時有講解員來介紹這些柏樹的由來,其中還有一個有趣的故事,據說程咬金帶兵夜間行軍到這裡,聽說其結拜大哥魏征葬在這裡,看到伊尹墓很大,誤認為是魏征之墓。便令將士連夜為其大哥植造柏林。栽完後,才知植錯,氣的哇哇大叫,隨即抓住身前的一棵柏樹就拔,誰知柏樹已落地生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只把樹剝了一層皮,也未能拔下來。後來這樹的齊胸處就形成了一個大皰。人們就把這樹取名為「羅漢柏」。其它名柏還有「相思柏」、「五龍柏」、「鳥柏」、「母子柏」、「闖王柏」等,千姿百態,耐人玩味,每棵都有一個傳奇的故事。

  吃午飯的時間到了,每個同學只發了兩個饅頭和一瓶白水,可同學們的臉上卻洋溢著開心的笑容,而今還是感到那饅頭的味道。飯後我們來到了花戲樓,這也算是此地的一大建築,還記得當時是多麼的羨慕那些曾在這個舞臺上表演節目的同學,舞臺上的歌聲和朗誦聲,舞臺下的掌聲和擂鼓聲曾久久的留在了我的腦海裡。

  而今的心情並非當年那麼興奮,更多的應該是平靜和沉重,這次並非當年徒步而走,是騎著自行車來到此處。由於還是冬天,北風吹來還能感到陣陣的刺痛,路邊的麥苗還泛著黃光,大概半小時就來到了此地,照樣先參拜了伊尹夫婦和聖姑,只是這次的心情確很是沉重,心情在也沒有了當年的輕快,好像有無數個願望想要實現,但生活並非想像的那樣簡單,而後去了伊尹墓,墓還如當年,只是周圍的古柏已枯萎多半在也沒有當年的旺盛,不同的是周圍新增了些許幼小的柏樹正在茁壯的成長。我又走到了那個讓我羨慕不已的舞臺前,這裡沒有了當年的熱鬧,更多的像是被生活所遺棄而顯得寂寞和孤獨。

  同樣的地方卻給人不同的心情,是周圍的人在變還是周圍的物在變?時間不會輪迴,當年那種快樂的心情已找不回來,事實我們已經長大,再也不是那個做錯了事只知道躲在父母懷抱裡撒嬌的小孩子,長大已是想要逃避也逃避不了的事實,過去的就永遠的過去,讓那份美好永久的停留在那一刻,新的生活和挑戰還在等待著我們。

[回上層目錄]

除商業用途,歡迎轉載。
轉載時請勿更改、刪減、或增加任何文字;並請註明出處。
以上文字或圖片若有侵害到任何人的權益,請來信至
dcc@act-ioi。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