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聞&人情】故鄉的雪

文:Alex Zhao / CACT 銷售部


  來深圳已有三年多的時間了,深圳的冬日,感觸最大的就是常伴著暖暖的太陽,很難體會到北方冬日特有的感覺:刺骨的寒風,溫暖的火爐,鵝毛般的大雪,這時候躺在被窩裏看電視的滋味最難忘,窗外的環境越是惡劣,越是能體會到冬日裏家的溫暖,那種滋味,記憶猶新……。

  雪,一直以來常得到人們的欣賞和讚美。不是有「冬天麥蓋三層被,來年枕著埋頭」的諺語嗎;不是有『瑞雪兆豐年』的佳句麼?也許是因為她的潔白無瑕、她的晶瑩剔透、她的飄逸瀟灑;或者是因為她給大地添被、給江山添嶠、給人們添樂;也或者,是人們的習慣,喜歡一個東西不要任何理由。

  每到冬天來臨的時候,就盼望春節早點到來,好回老家看看那潔白的雪,可事不湊巧,每年都是趕到雪都融化了才回家。今年真是機會難得,入冬至今仍沒有下雪,好像它一直是在等我回去,等我看它婀娜多姿。

  火車在一望無際的平原上奔馳,已經看到了窗外北方特有的冬日的荒涼,已是煙霧迷離的日暮黃昏了,思緒還在飄飛,火車猛然一晃,拉回了我的思緒,雙腳踏上了故土,一種親切感頓然而生。

  回家已經好幾天了,天空一直灰濛濛的,沒有見到太陽,也沒有見到我渴望已久的雪,今天早上起來,拉開窗簾:呵,紛紛揚揚,一派迷濛,好一個粉妝世界!我趕快叫姐姐起床,好一起出去享受雪景。雪花飄在臉上很柔軟、很清涼,真是別有一番滋味。白色的小精靈肆意地飄飄灑灑,似羽毛、似花朵、似柳絮……雪花在天空中輕輕飛舞,宛如美麗的銀碟從天空中飄落下來,一夜之間就會把大地裝扮成一個美麗的童話世界,看著雪花輕盈的漫天飛舞,我的心情也不禁隨之變得輕盈、快樂起來,一顆在城市喧囂中麻木的心,此刻如冬眠的生靈感受到了春的氣息,頓時從朦朧的睡意中驚醒,隨著這洋洋灑灑的雪花,飛揚起來。

  我們跑出家門,奔向外面一望無際的雪野,雪野是靜寂的,靜的只能聽見雪花簌簌落下的聲音和腳下發出的咯吱咯吱的踏雪聲。偶爾遠處飛過來幾隻麻雀,落在旁邊的樹枝上,它們抖動著羽毛,樹枝上的雪也隨著它們的抖動急促的落在地面,它們用一雙圓溜溜的眼睛驚恐的打量著四周,似乎在為自己的淘氣而驚慌不安。我們在「咯吱咯吱」「咯吱咯吱」的節奏中一直前行,身後留下一串串深深淺淺的腳印。

  雪花,還在簌簌地不停地往下落:時而像仙女下凡,悠悠落下,時而像瀑布,飛弛而下時在天空中繞個圈兒,再調皮地落在你的頭上、手上……它們有的三個一群、兩個一夥,似乎是好朋友,手拉著手。有的獨自凌空而下,落入我的手心,我發現雪花的形狀是那麼精緻,六個小叉上有雪沫相連,多好啊!它們那輕盈嶠小的身軀,再配上潔白的衣裳,好似一隻隻晶瑩的大小不一的蝴蝶在空中飛舞。

  吃過午飯,院子裏的雪已經有兩厘米厚,我叫來姐姐一起來堆雪人,我使出「乾坤大挪移」大法,不一會兒就滾成了一個雪球,就是雪人的「腦袋」,然後,我又找來了胡蘿蔔,紐扣和木棍這些工具,我拿來這些東西,我的哥哥也把雪人的身體拼裝好了,我把紐扣按進雪球的兩邊當"眼睛",又把胡蘿蔔嵌進"眼睛"下面,當成"鼻子",再把木棍插在雪球下面,當"手臂",最後,我拿起木通,蓋在雪球上,一個惟妙惟肖的雪人就做成了。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麼逼真的雪人竟出現眼前。

  晚上,雪停了,我急忙跑出去,希望可以看看我的雪人,可是,意外總是降臨在我頭上,衝出門後,只見我的雪人被風吹得七零八落,可能是因為雪下的不大,堆的不結實,可惜我的藝朮品呀!

  是一片片小雪花,用自己的身軀,為小麥鋪上厚厚的棉被,孕育了大地,卻融化了自己,它是大自然給新年的賀禮,它是冬天可愛的兒女,我喜歡它穿著潔白衣裳,從天而降--故鄉的雪! 

除商業用途,歡迎轉載。
轉載時請勿更改、刪減、或增加任何文字;並請註明出處。
以上文字或圖片若有侵害到任何人的權益,請來信至
dcc@act-ioi。com。tw